我和父亲

我和父亲

| 0 comments

我和父亲

                            父亲节快到了。

  从小到大

父爱深沉,有哪个瞬间,让你觉得父亲比想象中更爱自己?

  我在父亲的眼里

        那时的我还在上初中。

  都似乎微不足道

       
有一次我在离家较远的地方补课,因为中午看错表,以为没有时间吃午饭,所以直接就坐公交走了。到了学校才发现,早了一个小时。

  都是个完全可以被忽略的角色

         
我当时一点也不饿,但很馋,于是用身上备用的钱(意外情况用来急用)买了零食吃吃喝喝,特别开心,心想离上课还早。

  而父亲于我

       
结果当我吃完后心满意足地在学校外面逛当的时候,突然看见父亲骑着自行车停在了我的面前。当时我都懵了,心想:死定了!被发现乱买零食吃了,该挨打了。
       
可父亲找到我,只是告诉我,他在家突然发现把表看早了一个小时,担心我没吃午饭,赶紧骑车过来找我。 
         

  也似乎是种可有可无

       
当时我很小,只是一面心有余悸地跟着父亲到学校周围的小饭馆去吃饭,一面又装作自己很饿拼命吃,可没吃几口就放下了。父亲则忙着帮我把买来的饮料灌到水壶里,还面有愧色地感叹怎么一瓶饮料才这么一点,根本就不够女儿喝。

  完全可以忽视不计的亲情

          快上课时父亲走了,我长嘘一口气回到补课的教室,心里却堵堵的。

  -

         
现在的我长大了,才明白让我心里堵堵的感觉就是因为体会到了——父爱,是那种大夏天骑车来追我的焦急;是站在外面看着店里的我吃午饭的放心;还是那种平时根本舍不得在外面吃饭而此时却花钱的“豪气”……

  -

         
我为当时心里那点怕被发现偷买零食的小九九而一直惭愧,但更多的是——原来严厉的父亲,是这么爱我。

  记得很小很小的时候

  父亲说给我买了件短衫

  后来我看见二姐穿在了身上

  这彻底激怒了我的妒忌心

  整个中午我又哭又闹

  压抑的情绪彻底的失控爆发

  我不停的追着二姐打

  觉得她夺走了属于自己的一切

  觉得自己特委屈特受伤

  -

  -

  十几岁时

  父亲又给二姐买了件

  火红的紧身花边衣

  穿在身上公主似的极漂亮

  看的我眼睛馋馋的

  心却酸酸凉凉的

  如同被谁

  当头泼了一瓢冷水似的难受

  -

  -

  花季少女时

  父亲又给二姐嫂子各买了件

  真丝白色连衣裙

  丝丝滑滑润润的面料

  穿起来仙女下凡似的

  极飘逸极灵动

  却唯独没有我的份

  从此我不再哭也不再闹

  默默的早已习惯成自然

  我什么也不说

  但这并不代表我的内心

  就没有任何的微言耸词

  -

  -

  总以为我和父亲之间

  隔着绝缘层

  是那种可有可无

  无关痛痒

  比较冷漠的血脉亲情

  直到父亲大病当前

  我毅然斩钉截铁地说要治

  直到父亲瘫痪之后

  我义无反顾的充当起左膀右臂

  直到父亲生死临近

  我毫无畏惧的冲锋陷阵

  极其勇敢的站出来

  自告奋勇的一次性献出400毫升的血

  -

  -

  才真正体会到

  那种积压爆发的情感

  那种被唤醒的血脉亲情

  是何其的重

  曾经的那些劳神费解

  沉默和无奈

  又是何其的轻

  何其的苍白

  才真正明白理解

  生活的贫困

  父母的艰辛

  父爱如山的厚重

  可怜天下的父母心

  -

  -

  直到父亲病恹恹的迟暮之年

  我还依然如故的

  吻着他的脸颊吻过他的额头

  让这份血缘之爱

  在轻轻柔柔的呼吸中传递蔓延

  让父亲依然触摸到

  来自亲情的温暖

  来自家庭的温馨

  来自亲人的呵护

  来自心灵的慰藉

  -

  -

  原来父爱一直都深埋

  原来父爱一直都未走远

  原来父爱一直都在

  原来我和父亲之间

  只隔着一层言未由衷的肚皮

  一扇未曾捅破的窗户纸

写给父亲的一封信感恩父亲作文写给父亲的诗关于父亲的诗茶语

  • 今天不是昨天
  • 特殊的日子
  • 寻梦
  • 家乡的春节
  • 儿时乐趣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