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利·普吕多姆诗选: 天  鹅

苏利·普吕多姆诗选: 天  鹅

| 0 comments

  天鹅双蹼划浪,无声地滑行。

湖水深邃平静如一面明镜,天鹅双蹼划浪,无声地滑行。它两侧的绒毛啊,像阳春四月阳光下将溶未溶的白雪,巨大乳白的翅膀在微风里颤,带着它漂游如一艘缓航的船。它高举美丽的长颈,超出芦苇,时而浸入湖水,或在水面低回,又弯成曲线,像浮雕花纹般优雅,把黑的喙藏在皎洁的颈下。它游过黑暗宁静的松林边缘,风度雍容又忧郁哀怨,芊芊芳草啊都落在它的后方,宛如一头青丝在身后荡漾。那岩洞,诗人在此听他的感受,那泉水哀哭着永远失去的朋友,都使天鹅恋恋,它在这儿留连。静静落下的柳叶擦过它的素肩。接着,它又远离森林的幽暗,昂着头,驶向一片空阔的蔚蓝。为了庆祝白色——这是它所崇尚,它选中太阳照镜的灿烂之乡。等到湖岸沉入了一片朦胧,一切轮廓化为晦冥的幽灵,地平线暗了,只剩红光一道,灯心草和菖兰花都纹丝不摇。雨蛙们在宁静的空气中奏乐,一点萤火在月光下闪闪烁烁。于是天鹅在黑暗的湖中入睡,湖水映着乳白青紫的夜的光辉,像万点钻石当中的一个银盏。它头藏翼下,睡在两重天空之间。飞白译

  湖水映着乳白青紫的夜的光辉,

  湖水深邃平静如一面明镜,

  它两侧的绒毛啊,像阳春四月

  风度雍容又忧郁哀怨,

  芊芊芳草啊都落在它的后方,

  又弯成曲线,像浮雕花纹般优雅,

  带着它漂游如一艘缓航的船。

  那泉水哀哭着永远失去的朋友,

  阳光下将溶未溶的白雪,

  一切轮廓化为晦冥的幽灵,

  它游过黑暗宁静的松林边缘,

  静静落下的柳叶擦过它的素肩。

  那岩洞,诗人在此听他的感受,

  像万点钻石当中的一个银盏。

  时而浸入湖水,或在水面低回,

  雨蛙们在宁静的空气中奏乐,

  为了庆祝白色——这是它所崇尚,

  宛如一头青丝在身后荡漾。

  等到湖岸沉入了一片朦胧,

  它高举美丽的长颈,超出芦苇,

  都使天鹅恋恋,它在这儿留连。

  昂着头,驶向一片空阔的蔚蓝。

  地平线暗了,只剩红光一道,

  巨大乳白的翅膀在微风里颤,

  把黑的喙藏在皎洁的颈下。

  于是天鹅在黑暗的湖中入睡,

  灯心草和菖兰花都纹丝不摇。

  它选中太阳照镜的灿烂之乡。

  它头藏翼下,睡在两重天空之间。

  接着,它又远离森林的幽暗,

  一点萤火在月光下闪闪烁烁。

  飞 白译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