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场权益 | 孩子与工作真的不可兼得?

图片 4

职场权益 | 孩子与工作真的不可兼得?

| 0 comments

西安某医院泌尿科护士郭女士将自己怀孕二胎的消息告诉单位后被约谈:“要么辞职,要么放弃孩子”。从8月1日至今,科室就没有再未给她排班,并将她6月和7月份的绩效奖金扣了下来。对此,该院泌尿科主任王禾表示,当时确实要求郭女士在工作和孩子之间做选择。此前每位护士均签订过承诺书,要按照科室计划怀孕,违反者应主动辞职。

如今,不少女性在求职时,会因怀孕、哺乳等生理特质或家庭角色而遭用人单位拒绝。而身处职场的女性,也会因此遭遇“玻璃天花板”,丢掉晋升的机会,甚至被单位要求在孩子和工作之间做出选择。

首先应该明确,医院要求员工签订“计划怀孕”的协议不具有法律效力,如果以此开除员工还涉嫌违法。但是,医院这样做似乎也有难言的苦衷。事实上,郭女士的遭遇并不是个例。随着“全面二孩”政策的实施,不少女性正面临类似难题。尤其是在医院、学校等一些女性职工占比较大的单位,更是如此。近段时间以来,为避免因为员工“扎堆”怀孕而影响工作,用人单位要求员工“计划怀孕”“排号怀孕”的新闻频频曝光。几个月前,河南中牟某中学曾下发通知,规定各个学科可以怀孕的二胎教师名额,并撂下“不按照规定怀孕就辞退”的狠话。

图片 1

从用人单位的角度看,产假一休就是大半年,如果女性员工较多,又“扎堆”怀孕,用人单位很可能陷入瘫痪;而对员工来说,生育权是其基本权利,尤其对高龄妇女而言,生二胎更是一件不能拖不能等的事情。其中是非,确实很让人为难。

西安某医院泌尿科护士郭女士就遭遇了这样的事。

而从人口发展的大局来看,目前二孩生育意愿正逐步释放,但尚未达到高峰。据中国人民大学人口学院院长翟振武介绍,2016年出生的人口中,属于符合“全面二孩”政策的孩子数量并不多,更多是“单独两孩”政策的效果。“全面二孩”的效果要到2017年才显现出来,到2018年达到出生人口的高峰。也就是说,明后年“扎堆”生二胎的问题可能会更普遍,部分用人单位的压力可能还会更严重。

图片 2

可见,用人单位简单采取“排号怀孕”“计划怀孕”等方式对女性员工怀孕进行限制,不仅涉嫌违法,更无助于问题解决,甚至可能激化矛盾,并不是长久之计。而若对用人单位“计划怀孕”“排号怀孕”简单一禁了之,也难以应对后续更为棘手的社会生育难题。

今年7月,郭女士将自己怀二胎消息告诉单位后被约谈,被告知“要么辞职,要么放弃孩子”,并反映,从8月1日至今,科室再未给她排班,还将她6月和7月的绩效奖金扣下。

这需要从更高的层面出发,一方面,落实《劳动法》和《妇女权益保障法》的规定,保障女性职工的合法权益,为生育权受到不法侵害的女员工提供法律援助,提高用人单位的违法成本。另一方面,有关部门要主动作为,对女职工权益实行制度兜底,对用人单位有女职员休孕假、产假的,给予适当财政补贴,帮助用人单位解决因为员工怀孕和生育所带来的成本增加问题,为用人单位减轻负担。如此,才能有效消除“按计划怀孕”的现实土壤。

经该院泌尿科主任王禾证实,他当时确实要求郭女士在工作和孩子之间做选择,因为此前每位护士都签订过承诺书,承诺书中规定“需按照科室计划怀孕”,违反者应主动辞职。

面对“全面二孩”时代,全社会尚未做好充分准备,还面临育儿成本高企、幼儿园学位紧张、儿科医生短缺等抑制生育意愿的诸多现实因素。只有系统地破解这些难题,降低企业和个人的生育成本,才能真正助力人口长期均衡发展与家庭和谐幸福。

“并没有说不能怀孕,但应该拉开距离、不能扎堆。”

王禾称,因今年科室怀孕人数太多,已影响到工作,“必须刹住这个车”,医院并没有辞退郭女士,每个月仍发基本工资,但“没有上班奖金肯定没有”。

单位自己要搞计划生育?

小法了解到这件事后很是气愤。我国对处于“三期”(孕期,产期,哺乳期)中的女职工,有完备的法律保护,该院在孕期降薪、辞退郭女士是违反劳动法的行为,遇到这种违法行为要坚决维权。

《中华人民共和国妇女权益保障法》明确规定:任何单位不得以结婚、怀孕、产假、哺乳等为由,辞退女职工或单方解除劳动合同。

《女职工劳动保护特别规定》中明确了女职工生育享受至少98天产假,在休产假期间,用人单位不得降低其工资、辞退或者以其他形式解除劳动合同。

《劳动合同法》规定:当劳动合同期满时,劳动者还在医疗期、孕期、产期和哺乳期内,那么劳动合同的期限应当自动延续到医疗期、孕期、产期和哺乳期期满为止。

《中华人民共和国社会保险法》规定:生育保险待遇包括生育医疗费用和生育津贴。女职工生育享受产假可以按照国家规定享受生育津贴,生育津贴按照职工所在用人单位上年度职工月平均工资计发。

针对孕期职业女性,还有一些其他规定,如:预产期不上班工资应照发;产检算工时不能扣工资;流产也有假,等等。今年,为了促进“全面二孩”的推广,各地还出台了不同的针对孕期职业女性的优惠政策

图片 3

所以在我国怀孕生产的职业女性,还是很幸福的。由于生育保险的存在,单位并不会增加过多的成本。而该院泌尿科主任王禾声称的“怀孕人数太多已影响到工作”,可以通过借调、招聘等其他方式解决,不应该也不能算到郭女士头上。

可是郭女士与医院签署的承诺书是否具有法律效力,能否以此为依据解雇郭女士呢

小法为此特别咨询了李彦馨律师团队的贺兰岚律师

律师解答

生育权是人与之俱来的最基本的权利,单位利用自己在劳动关系中的强势地位签署的所谓的《承诺书》本身就是不合法的,不应该受到法律的保护。

想以员工签署过的一份根本不合法、且不受法律保护的《承诺书》做为解除劳动关系的免死金牌,显然是不可能的。

孕期妇女在劳动关系中享有的权利和保护单位都应该给予,单位如果和郭女士解除劳动关系是需要承担法律上的责任

“全面二孩”政策出台之后,确实有怀孕潮的出现,用人单位可以对人员安排进行统筹协调,在怀孕时间上与员工充分沟通,但不能对员工有强制要求。

律师建议:如果用人单位侵犯了你的权利,首先搜集证据,做为员工需要保存好自己的劳动合同、工牌、加班记录等能够证明双方之间存在劳动关系的证据。遇到类似纠纷最好可以通过协商解决,协商不成的可以申请劳动仲裁。对仲裁裁决不服的,可以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现如今,职业女性越来越多,她们在照看家庭的同时,工作业绩也丝毫不逊色于男性职员,她们的付出和努力值得更多人的认可肯定。小法相信,女性自我价值的实现不仅仅体现在照顾家庭中,也可以在职场上,努力去寻得自己的一片天地。

图片 4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