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树梨花

图片 1

一树梨花

| 0 comments

许是居住的这座小院太过安静,原本以为梦醒来还早,不曾想春天却已悄悄来临。那年坐在窗前看北国的风吹拂着窗外还未发出新芽的枯枝,心中陡然想起结构梁子下老屋前那一树洁白粉嫩的梨花。

春日宴,绿酒一杯歌一遍

再拜陈三愿

一愿郎君千岁,二愿妾身常健

三愿如同梁上燕,岁岁常相见

每到春天,乡村老屋周围的梨花总是最先惹春怒放,由最初的浅浅淡淡到最后的繁茂铺张,点点滴滴的翠绿衬托着白色花朵的张扬与柔性,在百花中张扬着自己的与众不同。

是日正值春日开宴,微风拂过,万物复苏,家家户户都热闹非凡。

窗前的这棵梨树是一棵苍老的梨树。粗壮而遒劲的枝丫,粉白的花朵,香甜的果实,从记事以来,我就对它充满了感情。

“娘、娘,什么是春日宴呀?”一个四五岁的小男孩儿围绕着一个姿容迭丽年轻妇人跑来跑去,他看着他娘在院里的石桌上摆了丰盛的酒菜,不禁好奇的问。

每每冬的脚步才挪移开,花枝招展的春便顾盼含情地来了。每当看到梨花盛开,总让人想到秋天梨树上的梨,大大的个儿甜甜的味儿,咬一口下去,四肢百骸皆通透皆舒服,于是忍不住又伸手拿起一个。在乡村,梨树当是一种极为容易生长的植物,简单、枝繁叶茂,让人在不经意间就能品尝到它的甜美。

“春日宴呢,是为了庆祝春天的到来,你看,春天来了,冰雪消融,草长莺飞,百花盛开,万物生长,是不是值得好好的庆祝庆祝啊!”年轻妇人便是芸娘,她一人带着宝儿住在这院子里。

喜欢这棵梨树,也许更是源于喜欢梨树结的是那种葫芦娃式的梨。亲切,乖巧。握于掌心,让人不舍,难以下口。

“嘿嘿,花开了就有果子吃,娘,宝儿要庆祝,春天快点来,花儿快快开,宝儿想吃甜甜的果子!”

去年秋天,某日,和三百六十五天中的任何一天一样,落日从阿西里西草原的万峰林上轻轻巧巧地跳进了薄雾里,只留下淡淡的余晖和草原上的羊群安静而驯服的背影。我曾经最为挚爱的友人默默,一个像梨花一样高雅贤淑而善良的女子,在经历了爱与恨的伤痛后,如秋天的落叶远离而去。每当夜深人静立于窗前看着满天的繁星,我便会想起默默,那个诗一般的倔强女子。

“那你乖乖坐着,等娘去拿了酒来!”芸娘拎着锄头,在院子里的梨树下小心翼翼的挖着,不多时,就取出了一坛梨花白,拍开封泥,打开盖子,浓郁的酒香飘了出来,醉人的很。

那一年,她生病了,于是她用一个很好的理由请了很久很久的病假,就只是为了在大草原上看春风吹动野花,看牛羊低头啃草,默默也觉得是一种感动一种幸福。阳光灿烂的日子,仰躺在草原上,白云和蓝天,时尚和流行,繁华和喧嚣,都是默默的相思。

“娘,娘,宝儿也要喝香香的酒,给宝儿喝一点嘛!”

默默曾在微信上给我发信息,她说繁华城市是疗伤的会所。可在现代气息太浓的都市里,默默却总找不到自己的位置。那是一种无与伦比的辛苦和茫然不知所措。可是真正需要疗伤时,默默还是舍弃了微信与网络,来到阿西里西大草原,来到韭菜坪来到万峰林。回家的感觉真好啊,空气好,饭菜香,瞌睡也好睡,即使只是替老人放牛,也让默默很舒畅。

“只能一点点哦。”芸娘给宝儿面前的酒杯倒了小半杯酒,一大一小两人开始对饮起来。

默默如花似玉的大学时代,除了拿回一张大学毕业证书,还寻找到一个知心爱人。那是怎样一种幸福的生活啊。上班同行下班同归,女儿的乖巧与懂事,让夫妻两人在生活与工作中都充满了激情。然而,一次偶然的相遇一次偶然的轨外交集,让默默的生活有了很大的转变。原本一心不言弃的她,开始失落开始反思开始动摇。

酒很香,菜也好吃,宝儿满足的很,拍着撑得圆滚滚的小肚子,趴在桌子上睡了过去。梦中,有娘,有好看的花,好甜的果子,好香的酒,好吃的菜,还有,好高好高的爹爹!

生活从此不一样。

“春日宴,绿酒一杯歌一遍。再拜陈三愿,一愿郎君千岁,二愿妾身常健,三愿如同梁上燕,岁岁常相见。”

秋天了,清冷而萧条的空气中到处弥漫着绝望的气息,走在街头,偶尔有一缕雨丝飘落下来,默默抬眸而笑,脸上洋溢着雅致女人的温柔与情怀。任谁也看不出受伤的表情。也许,有些伤痛,只适合一个人在夜深人静时慢慢疗养。

芸娘喝着酒,唱着歌,醉眼朦胧中,她举起酒杯,娇笑着同对面的人道:“六郎,再来一杯呀!”

时光总在反反复复中流走。

一口饮尽杯中酒,芸娘复又唱了起来,“春日宴,绿酒一杯歌一遍。再拜陈三愿,一愿郎君千岁,愿郎君千岁,呵,愿郎君千岁、、、”一曲未完,芸娘也已醉倒,扶桌而眠。

若寻常之人在经历后,总会回到正常的轨道,然后一成不变。可默默不寻常,她在第二年梨花恣意绽放时,特意回到老家,满满拾掇了一篮梨花回来,酿了一壶香醇的梨花酒,并邀约上三五个好友一起品尝。

梦中,有一俊秀男子,挽起她的手臂,一面扶她回房,一面哄着去拿她的酒杯,满怀宠溺的道,“是是是,我千岁,也愿娘子你身体长健,陪着我一起千岁好不好!”

这是我喝过的最美味的鲜花酒。甘醇、清淡、却不失酒香,现在回想起,默默何不曾像这梨花酒啊,让人回味无穷却又不忍狂饮。那是一个让人难已忘怀的夜晚,站在窗前,看着繁星璀璨的天空,默默一头长发随风而舞,眉宇间的忧伤在黑夜里弥漫,相聚的友人早已醉倒,横七竖八,在酒香中斜倚沙发而眠。我俩相对而坐,微笑,饮酒。那也是我们相聚的最后一晚。后来没多久不辞而别的默默就消失了,她从所有相识的人群中彻底不见踪影。

“六郎”,芸娘呢喃出声,“梨花白都已喝完,你怎么还不回来!”有晶莹泪珠,从芸娘眼角滑落,滑入两鬓最终消失不见。

今年的春天,梨花开得更为茂盛,洁白如雪,高雅别致。相隔老远,便有一股清香扑鼻而来,让人忍不住想深深多吸几口。借着周末的晴朗,特意回到老家,看望年迈的父母,也看看伴我成长的乡村。天空,房屋,农人,土地似乎都驻足于岁月时光中了,一切依然那么亲切与难舍。东走西看,所有的怀念与渴盼涌于胸中,

那年春日宴,她与六郎亲手酿了六坛梨花白埋于院中梨花树下,六郎许诺,梨花白喝完那日,他定当归家。

临行,采摘了一袋梨花,我想效仿默默酿花成酒,浅醉慰心,只可惜我缺了那份拈花入佛的境界,折腾了许久,总是不成功,白白浪费了无数的花儿和梨儿。

可是六郎,梨花白我已经喝完,宝儿也五岁多了,我都要等不下去了,六郎,你再不回来,我就不等你了!

于是,默默和默默的梨花酒,又从内心深处浮现。

微风吹过,梨花簌簌落了一地,窗前的书桌上,一张压在镇纸下战报被风吹的哗啦作响,旁边是一封用粗布条匆匆写就的血书,上书“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正是六郎亲笔。

三年前,官府送来了战报、抚恤金以及这一封血书。

芸娘不信,六郎说了,梨花白喝完那日,他就会归家了,她的六郎,从不失诺,怎么可能战死沙场呢!

“芸娘,别睡在外面,会着凉,来,我扶你回房。”朦胧中,芸娘听见六郎轻柔的声音在耳旁响起。

“六郎,你回来啦,芸娘等你的好苦啊”,芸娘抬起一张满是泪痕的脸,看见六郎站在梨树下,便如雏鸟投林般扑了过去,不意外扑了个空,芸娘晕晕沉沉,就趴在梨花树下睡过去了,嘴中还呢喃着“愿郎君千岁,愿郎君千岁”。

图片 1

图片选自花瓣

武侠江湖

琅琊令第二十三期:对酒当歌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网站地图xml地图